西宰新闻网
当前位置:西宰新闻网 > 社会 > 故事:赶走婆婆我请来细心二姨帮忙带孩子,不久孩子却重病被送急

故事:赶走婆婆我请来细心二姨帮忙带孩子,不久孩子却重病被送急

发布时间:2019-10-25 14:42:13

每天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戏剧性的卷心菜

自从孩子出生后,严昊·严越来越害怕,胆子越来越小。

她过去常常睡得动弹不得。孩子两个多月的一点点移动就能立刻睁开眼睛。她打开灯,以极大的精力和警觉看着孩子。她一次又一次地检查手指和脚趾上是否有头发,她感到不舒服,然后在确认没有问题后平静地躺下。

以前,她总是说她丈夫在睡觉时不抱自己。因此,她为是否爱她而争吵。生完孩子后,她把丈夫踢进了书房。她担心他睡觉时的不诚实会压垮孩子。如果丈夫有轻微的反对,她会修补孩子被压住后可能发生的各种事情,有时眼泪会同时流下来。

过去,当孩子没有出生时,她说她会在孩子出生后把孩子扔给婆婆,但现在她被杀了,不会放手。婆婆在照顾孩子之前把它撕下来,让她回到家乡。原因很简单,因为害怕影响孩子的发展。

因为孩子白天睡觉,但是她的婆婆认为如果她白天睡得太多,她晚上会制造麻烦。她突然让孩子在满月前睡一个小时,戏弄他,让孩子不停地哭。

到目前为止,她仍然被这个想法吓坏了。她总是担心在那些日子里她的孩子的正常发育会受到影响,她很遗憾她和婆婆吵架了。

幸运的是,她的丈夫程成理解得更好。虽然他没有因为她的恶劣态度而过分指责她,但他也在母亲面前表示这种行为是错误的。

相反,话里话外都有一种解脱感,“没关系,否则你们两个会天天掐掐,我就有麻烦了。”

但是严昊燕的焦点显然不在这里。

看到产假已经不多了,她更担心如何找到一个可靠的保姆来照顾孩子。

这对夫妇讨论了这个问题。程成主张她应该全职照顾孩子。“我挣得比你多,而你每月只有6000多元。在深水城,抵押贷款是不够的。你为什么需要保姆?”

然而,严昊燕认为她显然和他不在同一个频道。她的初衷是她必须独立。即使她的工作只是一名职员,她挣的钱有时也不足以支付她配偶每月的工资,但这比每天坐在家里看孩子要好。与社会分离很长时间后,她变成了一个黄脸婆。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她的丈夫,虽然收入比自己的钱多几倍,但仍有抵押贷款,也会脱口而出,“你对家庭主妇了解多少?”我们有麻烦了。

虽然买房自己也花了积蓄,增加了一点半。

作为客户主管的丈夫有很多熟人,比她大六岁。如果她真的辞去在家的工作,丈夫和妻子将逐渐失去共同语言,不管他们是否有外遇。甚至孩子们也会认为他们长大后什么都不知道,并且瞧不起自己。这种参与是不愉快、无聊和不值得的。

爱孩子要爱孩子,爱丈夫要爱丈夫,自己永远不能忽视,升职要做,也要挣工资,至少能照顾好自己的饮食和穿着,能独立自主。

话虽如此,找保姆却需要太多的精力和时间。

从孩子的第21天到两个月零20天,平均工作时间不到一周。

第一个22岁的女孩嘴巴甜,眼睛明亮,勤奋勤奋,但她只关心清洁,对她的孩子不耐烦。

白天看着孩子让她不耐烦。当孩子哭的时候,她实际上是用手机玩儿歌,并把它们直接放在孩子的耳朵里。声音越来越大。她醒来后,直接被解雇了。

第二位45岁的金牌得主看起来很年轻,她总是乐于帮助她的孩子锻炼身体。她的手粗糙而有力,摆弄着她柔软的小胳膊和腿。如果她醒着锻炼,没关系。关键的孩子不停地睡着了,总是让她痛得哭出来。

善意的提醒让她无言以对。"我是金牌得主,你明白还是我明白?"

她无能为力,懒得和人争吵,被解雇了。

第三个34岁的女孩对她的孩子也很有耐心,但是严昊在她进来三天后解雇了她。她不怕吃、喝和挑食。她真的很害怕她的嫂子会养成用孩子们专用的小洗衣机洗内衣的习惯。

我在家还是这样。去工作怎么样?另外,以防有细菌。一想到这个我就不寒而栗。

有好几次,严昊都有些沮丧。此外,产假倒计时已经开始,这让他焦虑不安。

“唉,老婆,别拧眉耷拉着脑袋。否则,让你妈妈过来。明天是星期六,否则我会要求一个紧急的妻子。你看哪个合适,就下命令吧。我先清理一下。”

程程也有些无奈,停下拖把,擦了一句,说罢,继续拖起地面。

事实上,这正是严昊燕欣赏丈夫的地方。虽然她挣得比自己多,但平时她更喜欢自己。大事小事都将按照她自己的意愿来。人们并不懒惰,他们眼中有工作。

“那不好,我结婚的时候,妈妈早就放下了话,她只看孙子,不看孙子。另外,前天我问过她。她说我哥哥的孩子只有一岁多,没有人不能生活。急月嫂?这不是最后一个吗?算了吧,很难说人们可以和他们想要的任何人鬼混。白色波浪需要钱。”

严昊转头看着睡得很香的儿子。他翻开手机上的万年历,摇摇头,拒绝了。

人们所期待的是我母亲在一个悲伤的时刻打电话来。

“妈妈,你嫂子同意看孩子吗?”

严昊迫不及待地接通电话问,语气中充满了期待。她很清楚,她母亲不同意自己去看孩子的原因是,除了她所说的,她嫂子也接受了大部分意见。

她问的原因是我嫂子在家很好,她的家人住在她哥哥的汽车修理店。虽然她每月收入不多,但4日她在那个小城市的平均收入2万元仍然绰绰有余。

“闫妍,妈妈不能离开这里,但是妈妈帮你问了你二姨。你表哥也有家人。他们俩都在中间的海里,而且很远。两年前你叔叔去世后,你的二婶婶被单独留在家里。我也很担心她。你为什么不问她?你忘了,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还在她家呆了一年……”

我不得不说,我母亲的提议让严昊艳眼前一亮。

二姨既勤奋又敏捷。她非常干净、善良、温柔。她喜欢看书,对自己有好感。没有女儿,她把自己当成自己的。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因为我的父母打包了一块种植苹果的土地,没有时间照顾她,他们被送到我在同一个城市的二姨家呆了一年。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每次放学后,二姨总是准备她喜欢吃的鸡腿,当她和表妹放学回来时,她会马上端上所有的菜。在匆忙中,她没有忘记轻拍他们伸向鸡腿的小手,假装生气地喝着,“洗手!”

睡觉前,二姨总是给她和她的表妹讲故事。她温柔的声音和抑扬顿挫让她想起今天的《小王子》,二姨的声音会在她耳边响起。

因此,自从她出来上大学并留在城里努力工作以来,除了她母亲之外,她最关心的是她的第二个阿姨,她总是在假期买两件礼物,一件给她母亲,一件给她的第二个阿姨。

“是的,妈妈,我怎么没想到呢?婴儿出生时,她打电话来。告诉我很多。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

没有时间耽搁了。严昊燕给二姨打了电话。她还没说完,二姨就接了电话,说她明天会来。严昊燕也没有忽视。亲戚是亲戚,但钱还没给,她被告知这里的月平均价格是5000元。

“什么钱不是钱?我需要钱帮我侄女照看孩子吗?闫妍真的长大了,懂得孝道。好吧,二姨真的没有白伤害你。”

没想到,二姨一边在电话里嗔怪她,一边愉快地接受了。

一切都完成了。严昊燕终于打开眉头,伸了个懒腰,把手机放在床头,跳下床,高兴地抓住刚洗过澡的丈夫,狠狠地吻了他一下。

“老婆,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什么,程程轻轻推开她,一脸惊讶。

“为什么不合适?我很欣慰我的二姨带走了我的儿子。你不知道她有多小心。当我在她家时,我没有发现扣子松了。她找到了一切。”

严昊艳沮丧地骄傲地翘起脖子。

“不,我的意思是让亲戚们过来看孩子,万一有什么事说也不能说,光不听,重伤感情。再说,你和你二姨的关系还是那么好,不要再因为……”

“闭嘴,这不可能。我告诉你,我的二姨有一个微妙的想法,但她只能说我们。我们没有机会说她!”

程程刚想和她进一步分析。他捏了捏嘴,没有想到她会站出来。他的表情专横自信。

如果一个人不放心,那么就没有人可以放心,他们会知道事情的根源,不会害怕他们的孩子被绑架和逃跑。平时工作忙,即使加一个班,也能安心。这不仅让人安心,也能增加与亲戚的感情。

见严昊越想越漂亮,程程不再说话,将毛巾挂在脖子上,走进客厅从茶几上拿起电话,悄悄打开社交软件,发给家政服务对接人员:

你好,我还得麻烦你继续帮我找一个可靠的妻子,最好在一个月内,钱不成问题。一定要可靠。

直到对方回答“是”。

一月份决定的原因是他是根据严昊燕的气质决定的。他太了解严昊了,当他有个孩子的时候,他成了马哈蒂尔的侦探。他不能把话藏在肚子里,但他太天真了,不敢去修饰和脱口而出。这不是他告诉他妈妈的原因吗?

虽然保姆比亲戚有许多优势,但也有许多雷区。万一严昊燕不小心哪一句话太紧急或太重,亲戚们就做不到。

这些都是他从客户那里学到的教训。考虑到很难说客户的亲戚什么时候来公司工作,他们如何解释父母身上的琐事?

期待期待,两天后的中午二婶终于来了。

“闫妍,你看,我下车后就搭公共汽车,你让程程来接。”

“二婶~”

虽然她已经60多岁了,但她仍然精神饱满。黑色绣花打底裤,粉色圆领毛衣,短发Lilissox,花朵式纯金耳环衬托出白皙的肌肤,连皱纹都反射出一点光泽。

虽然它更胖,但不油腻。

刚进门,说话,他就进入了状态。他脱下棕色呢子大衣,放下包,穿上拖鞋,穿上鞋子,走向客厅的垃圾桶。他用它们擦着垃圾桶连续射击。他还亲自用手割掉鞋底上一片混有黑发的泥,直到鞋底上的灰尘全部脱落。

“二姨,我们先休息一下~过来喝杯水~”

严昊·燕骄傲地看了她要去公司的丈夫一眼。

程程冲她笑了笑,转身对匆匆下楼的二姨说道。

“嗯,快走,工作很重要。闫妍,我不渴。我先去看看鲍晓贝。哦,你不知道,我想在你怀孕的时候看...这是卧室吗?”

二姨热情地笑了笑,把鞋子整理好。她用双手拉下毛衣,探着头。她轻轻地走到卧室。

“呦呦,真是可爱,粉嘟嘟的脸,~胖,我喜欢,宝贝,阿姨以后会照顾你的,开不开心……”

二婶蹑手蹑脚地趴在床上,眼睛慈爱地看着熟睡的小家伙,刚抬手捏了捏孩子的小脸,突然看见他的手指挖了鞋底的泥土,指甲嵌在黑色的泥里,果断地起身走到门口,差点跟严昊颜成一团。

“闫妍,洗手间在哪里?看着我。我只看了那些小的。我忘记洗手了。它们很脏。”

“二姨,没事。你还是那么干净。”

从进门到照看孩子,二姨的一系列潜意识行为让严昊燕放心了。她什么也没说,心里很高兴。

此前,严昊燕只知道她的二姨喜欢清洁,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清洁。

严昊燕认为他的家已经很干净了。他每天拖地板来擦桌子和铺床。地板上没有水渍,也没有灰尘堆积,但是没有任何空隙。

看到孩子们在家休息了一会儿后,母亲和女儿聊起了父母的烦恼。她卷起袖子,开始打扫卫生。桌子一尘不染。地板只是用毛巾在地上擦了擦。厨房水槽足够亮,可以反映出这个数字。甚至马桶坐垫下的灰尘也被彻底清理干净了。二姨整个下午都在不到十度的天气里出汗。

二姨的想法很简单:“过几天你就得去上班了。我必须先打扫我的家,所以我每天都有时间照顾孩子。如果太晚了,也不会太脏。”

想想也是,严昊燕不得不停下来,让她忙起来。

自从二姨到来后,这个家呈现出新的面貌。空气清新得多,无论落在哪里,视线都会消失。

然而,她的丈夫有点不舒服,经常在晚上睡觉前向她抱怨。

“我觉得住在酒店怎么样,在我关上书房的门之前抽根烟,看书很舒服,现在和谐了,听到打火机响你二姨马上跳了进来,一边打开窗户一边命令我掐灭香烟,对孩子不好。现在一到家就让我紧张……”

“哈哈哈,哈哈哈...老公,你真好玩,还通灵吗?我的二姨是一只狗。你可以满意了,这对我们孩子的成长有好处,总比邋遢不说健康好,你这样的人,有我二姨招待你。哼~”

严昊颜笑得肚子疼,一本正经地教完了。

“我不在乎,是不是爱干净,我可以,关键是我怕她爱干净太多,然后忽略了孩子。既然你在看,二姨就能一心一意地工作,这就更容易了,也就是说,吃饭时偶尔会把手转过去。

但是你星期一去上班了?你想过吗?那我们该怎么办?我们两个中午不会回来了,二姨做饭很仔细,吃完后把厨房打扫成工厂的样子。这个不行吗?"

程成说,严昊颜没有放在心上。

在她看来,二姨喜欢干净,对孩子们有好处。此外,二姨一直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她下班后的准备。孩子们怎么能忽视它呢?她不相信,哪个头轻哪个头重,二姨还是扛得清清楚楚。

事实证明二姨没有忽视孩子们。

产假结束后,严昊燕去上班了。

毕竟,她是个母亲。她似乎不在工作状态。她会打电话给家里的二姨,问她孩子是睡着了还是醒着,她是否喝牛奶,她是否有气味...

他还指示他的二姨观察她是否有什么异常,以便判断孩子的肠胃健康。

“放心吧,二婶在你还担心吗?给你。”

每次我打电话,我的二姨总是认真地一个接一个地回答,语气中没有不耐烦。偶尔,她开心地告诉她,孩子微笑着给她拍照。这个孩子仍然会盯着它,非常高兴地蹬着他的小腿。

然而,严昊燕仍然不太放心。当他下班回来时,他发现孩子和以前一样快乐,小屁股也很干净,吃了一顿好饭,睡了一个好觉。直到那时,他才把心放进肚子里。

然而,当严昊燕越来越放心的时候,孩子突然生病了。(工作名称:及时停止损失:我还能像姨妈一样伤害我的孩子吗?作者:矫情的白菜。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上一篇:电子证照来了!官宣:即日起,成都籍车主可“无证”驾驶
下一篇:做好秋粮收购 切实保护种粮农民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