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宰新闻网
当前位置:西宰新闻网 > 时事 > 新中国社会治理现代化,如何解决“秩序与活力”的平衡问题?

新中国社会治理现代化,如何解决“秩序与活力”的平衡问题?

发布时间:2019-12-02 08:16:51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招待会上的讲话中强调:“团结就是铁,团结就是钢,团结就是力量。团结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克服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风险和挑战,不断从胜利走向新胜利的重要保证。”这一重要论述表明了在中国改革发展道路上凝聚各种力量、达成社会共识的意义,也指出了中国以协调社会利益结构和社会秩序建设为核心内容的社会治理现代化实践创新的制度逻辑。社会治理作为国家治理的一个组成部分,无论是单一主体还是多主体的关系模式,都将面临“秩序与活力”的平衡问题。其现代化进程是党和国家在不同时期最大限度地、持续地团结人民,在社会分化中实现新的社会融合,在新的征程中重建社会认同的改革创新过程。

中国社会治理现代化制度实践的起点

新中国成立之初,党和国家根据政权建设、经济基础和社会秩序的需要,迅速建立了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和全面的国家治理体制,并在短时间内建立了与之相适应的一整套社会管理制度,包括单位制、人民公社制、户籍制度等。该管理体系实现了在相对封闭的条件和相对短缺的资源下,全社会资源的积极动员和均衡配置。更重要的是,由于管理体制、分配原则和文化认同之间的高度匹配,社会生活已经被有效地纳入到制度的框架和轨道中,不仅和平有序地组织社会生活,而且形成了稳定的期望和整体社会认同。然而,这种制度安排被认为限制了社会自治的发展,导致社会活力不足等新问题,成为引发后续改革的重要内生因素。可以说,这也是中国社会治理现代化体系实践的起点。

1978年的改革开放开启了我国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程,为社会生产力的解放和发展提供了新的制度支持。大量“单位人”迅速涌入“社区”,成为“社会人”,社会活力不断释放。社会领域的快速变化已经超越了原有的社会管理体系。由于缺乏应对经验,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来加快了经济领域的全球化步伐,国内生产总值理论和市场逻辑逐渐蔓延到社会领域。特别是在国有企业下岗职工等“负外部性”因素以及住房、医疗和教育等公共服务市场化改革的影响下,中国社会的“秩序与活力”平衡在这一时期变得更加复杂。经济制度与其他社会制度的不协调关系导致了社会生活领域矛盾的出现。

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模式

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角度强调了社会管理的重要性,首次提出建立和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责任、社会协调、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模式”。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建立“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调、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新模式。建立更加健全的社会管理体系。因此,国家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社会治理理念、模式和机制的全面改革,通过一系列更加精细的制度和机制设计向公众提供公共产品,在不断提高公共服务水平和基本保障的基础上实现新型社会团结。同时,鉴于当前公共需求多样化和社会利益协调日益复杂的现状,国家进一步强调“激发社会活力”,促进社会组织和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服务和社会治理。可以说,在这一时期国家治理体制转型的实践中,以保障民生为核心的社区社会治理模式得到了充分发展。但是,从整体上看,由于社会参与能力薄弱,多党治理制度的建设仍然面临着内部问题。因此,政府主导的单一主体治理模式消耗了越来越多的社会成本,而公共精神和公共空间却始终薄弱。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特别是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我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的全面社会发展的新征程。基于我国重大社会矛盾的变化,党和国家提出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创新,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新模式。具体到基层社区,就是改善公共服务,提升发展质量,引导公众和不同社会群体进入社会公共领域;通过积极协商和民主,探索和谐有序解决公共问题的新途径。在不断提高中国社会“公共性”水平的基础上,这一系列制度实践推动了“党委领导、政府责任、社会协调、公众参与、法律保障”社会治理体系的不断完善。社会治理现代化已成为新时期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一个重要课题,这体现在社会治理社会化、法制化、智能化和专业化等诸多方面。这一时期的改革不仅致力于提供更高层次的公共产品,而且致力于实现政府治理、社会监管和居民自治之间的积极互动,并在更高层次上基于积极的社会心态促进社会团结。着眼于中国改革的长远目标,发展和创新当前的社会治理模式,对于培育新时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土壤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并为后续制度实践提供重要依据。

新中国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启示

过去的70年是短暂的,但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来说,这是70年的巨大变化和变化。回顾新中国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历史进程,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一些重要的理论启示,即:

1.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将加强党的建设贯穿于社会治理创新的各个方面和全过程,凝聚各种力量,推动中国社会宣传建设,实现“共建共享”;

2.始终坚持以人为本,在尊重社会成员自主权的基础上,探索多方参与的社会融合新格局,实现活力与秩序良性互动的社会治理新格局。

3.始终坚持法治,用法治思维和方法规范现代社会的多元利益结构,实现深刻有效的社会团结,化解社会矛盾。

从当代中国社会科学理论话语建构的角度来看,上述启示不仅对未来进一步深化社会治理体制改革具有重要的政策意义,也为当前理论界深化研究、进一步发展理论话语指明了重要方向。

即将召开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将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若干重大问题。可以预见,这将有力地推动我国社会治理的现代化,并迈出更加坚实和自信的一步。

(作者是中国社会学学会主席兼教授。本文是作者在上海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

(本文仅代表代表的个人观点。专栏邮箱:shhgcsxh@163.com)

总编辑:王镇文字编辑:王镇专题地图来源:视觉中国图片编辑:刘茜

北京快乐赛车pk10 pk10开奖视频 快三技巧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 加拿大28

上一篇:团圆,不缺席
下一篇: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青岛成就展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