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宰新闻网
当前位置:西宰新闻网 > 汽车 > 安进:江淮从未迷失方向

安进:江淮从未迷失方向

发布时间:2019-11-19 12:08:55

《经济观察报》记者王国新·高飞昌的55岁江淮汽车因性能持续下降而面临外界的质疑。然而,在江淮地区,实际上并没有外界想象的“战战兢兢”。江淮也有自己一套清晰的理念,并正在经历这种转变。

"江淮从未迷失方向."10月16日,很少接受媒体采访的JAC董事长安进告诉《经济观察报》。安进坦率地面对记者尖锐的问题,分析了江淮在过去两年的表现。安进认为,江淮的衰落是一个长期期待的难题,但这并不意味着江淮已经“陷入危机”。“江淮会有生存危机吗?没有。”安进说。

江淮汽车成立于1964年。它有两家上市公司,江淮汽车和安凯巴士。虽然中国汽车集团很多,但江淮汽车是产品类别中最大的。江淮的产品涉及各种乘用车和商用车,以及底盘和发动机。从2014年到2014年,它已经成为小型suv消费的“风口”,江淮将在2016年达到顶峰。然而,从2017年起,JAC已连续三年运营,并经历了大幅下降。2018财年,江淮汽车实现了自2010年以来9年来的最差表现。

JAC怎么了?江淮如何适应困难?诸如此类的问题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讨论,但沉默的江淮人很少阐述自己的想法,也很少系统地展示自己的计划,这导致外界见花不见雾。安进告诉《经济观察报》,江淮遇到的困难不是偶然的,而是各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其中最重要的是外部环境的变化与江淮本身的商业结构之间的冲突。

JAC从轻型卡车开始,然后实现了商用车的完整布局,这是JAC的基础。江淮在2002年才开始干预的乘用车并不十分强劲。商用车本身与国民经济发展密切相关,而乘用车则与私人消费相关,私人消费更直接、更敏感地反映了国民经济状况和生活需求。随着经济增长放缓,第一个矛盾出现了。

其次,中国汽车工业在过去几年中发展迅速,需求强劲,在这种强劲需求的推动下,中国汽车的制造能力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所谓制造能力包括制造水平和制造规模,但2017年后,需求下降,产能仍在增长,第二个发展矛盾出现。这时,消费者对品牌的选择就凸显出来了。为了获得股份,汽车价格正在急剧下跌。

“虽然江淮在过去几年经历了几次发展浪潮,但乘用车业务仍然不是很强劲。我们在品牌和价格方面已经处于劣势,这就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安进说。然而,安进认为江淮在前几年的突破没有问题。“几年前,每个人都在向前冲。只要他们努力工作,他们就有机会。他们为什么不抓住它?”然而,江淮也清楚地认识到了其潜在的风险,这就是为什么江淮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在加速调整。

"这足以销售商用车辆."

“江淮一直坚持打造自己的优势,不是说制造任何汽车都是一个好企业,也不是说不制造任何汽车都不是一个好企业。没有这样的说法。”安进说。江淮作为“业务转移”的代表企业,在客车上一直存在争议。从横向来看,所有的业务转移公司都没有获得良好的市场回报。福田在宝沃的汽车上烧了100多亿元,最终以暗淡的方式卖掉了宝沃。柴蔚于2014年推出英姿汽车,但目前尚无消息。江淮对乘用车业务有什么计划?

2014年,江淮汽车遭遇汽车困难后,曾停止扩张乘用车,仅更新现有车型。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这种紧缩策略已经被稍微调整。江淮在后期推出了一系列suv车型,今年推出了代表车型佳悦。那么江淮会对它的飞机发动新的攻击吗?答案不是这样。“江淮今天不想成为大型客车公司。我们还生产乘用车,以免落后于新能源汽车时代。”安进解释道。

传统乘用车业务的发展对江淮汽车的核心业务部门商用车和未来将要转型的新能源汽车起到了主导作用。安进向记者强调,商用车是江淮的基础,必须“加强”。尤其是在轻型卡车上,江淮的目标是在中国建造一个“五十铃”。“如果江淮将来要成为世界级的汽车公司,就必须搞好轻型卡车。轻型卡车最接近实现这一目标。”安进表示,当前的转型应该让江淮轻卡不落后100年,轻卡应该打造五十铃品牌。“现在不是追求规模的时候,我们必须制造出具有质量和特色的产品。我们现在正在看一些非常热闹的地方。事实上,风险非常高。我可以坐卡车吃饭,这有什么关系?”安进说。近年来,江淮商用车生产制造厂更新了更多的自动化和技术,给江淮商用车带来了新的信心。传统客车发展的另一个原因是为江淮新能源客车的发展积累技术和积累。

江淮汽车坚定地将纯电动汽车作为其转型方向。目前,江淮的所有产品,包括商用车,都已经变成了电动汽车。就乘用车而言,江淮汽车表示,必须在甲等或甲等两个市场上制造产品。"这是最大的市场,必须有成功的产品."安进说。

江淮转型的另一个方面是“走出去”。这种“走出去”有两层含义:第一,走向国际市场,寻求更大的市场;二是走出自己的“小圈子”,寻求外部合作。在中国汽车市场急剧下滑的背景下,国际化被视为自主品牌发展的关键一步,这一点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已经多次讨论过。魏建军认为,在国外市场销售可以降低单一车型的成本,提高平台的利用率,这对提高竞争力有很大的作用。他甚至喊了一句口号“即使长城在国际化的道路上死去,它也会死去”。

江淮出口很早,目前在中国自主品牌出口中名列前五。“出去不容易,但是我们坚持要出去。现在我们的出口仍在增长,我们在南美和北非仍有竞争力。这种转变不能简单地用几个数据来描述,但是成本非常高。”安进说。今年,江淮电动车也开始出口到西欧。然而,国外市场的不同标准,包括收费标准,将增加初始出口的成本。

在走出“小圈子”的过程中,江淮首先与威来签订了合同,成为第一个率先采用合同制造模式的企业。其次,它与德国大众汽车公司合资推出四豪品牌,双方共同合作开发电动汽车。这些被认为是江淮未来的新增长点。“不管什么时候事情困难或者进展顺利,坚持两点:第一,稳定自己;第二,发展自己。”安进在《经济观察报》告诉记者。

"取得短期效果不容易吗?"

江淮大众和江淮威来是目前外界最关心的两个板块。在合肥的生产基地,来自经济观察网的记者参观了生产厂,其中江淮威来是一家独立的工厂,江淮大众和江淮新能源汽车是联合生产的。安进显然对这个板块抱有很高的期望,从早期开始,这对江淮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提升。“威来有许多我们以前从未遇到过的生产技术,包括铝车身技术,威来的互联网思维品牌建设也给了我们很多启示。”安进说。

与大众汽车的合资企业存在争议,但也被视为江淮汽车的爆发点。大众和江淮汽车的合资打破了中国汽车产业政策中外资企业只能加入两家中国汽车企业的规定,为新能源合资企业甚至独资建设打开了大门。然而,安进不想与大众建立传统的合资企业。“我们不能说群众带来了产品。我们将推出像饺子一样的产品。”安进说。JAC和大众将在未来共同开发产品。目前由JAC和大众共同建立的JAC大众R&D中心已经登陆合肥,并将于明年开业。未来,江淮大众的产品将在合肥R&D中心诞生。“我们在一起工作。”安进说。

在威来生产线上,有媒体报道称,江淮目前已经投资超过20亿元,所以外界也称之为“冤大头”。但真的是这样吗?安进对这一说法一笑置之,认为投资合同制造是一项好生意。“魏莱不会亏待我们的。我们有协议。我们不能只谈论感情和生意。”然而,目前还不清楚江淮作为工厂的建筑公司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

在过去几年江淮的转型中,有一点意外。当许多汽车公司正在向旅游服务公司转型,许多汽车公司,特别是新成立的汽车公司,声称以“销售服务”为主营业务时,江淮认为制造业仍将是核心。“很多人说汽车企业应该从制造业转向服务业。我不认为这是决定江淮未来的方向。江淮的主要业务仍然是汽车,而且是加强这些基本东西的制造。我们应该认清趋势,坚持这个方向。”安进说。

江淮也有自己的旅游公司和兴,计划在三年内达到5万辆,覆盖全国主要城市。但对于旅游公司来说,江淮的想法不是打造挑战者。在某种程度上,江淮希望成为一个“探测器”。“我这样做是为了理解当前的格式。你不知道互联网是如何工作的,那么你如何开发一款反应灵敏的汽车呢?做好这项业务,但不要赔钱,也不需要和滴滴打拼。”安进说。目前,买卖汽车基本上没有资金损失,投资者相当感兴趣。“我还不能说我是服务卖家。我想我不能这么着急。我仍然不得不害怕制造业。”安进说。关于过去十年左右“企业对企业转移”中遇到的困难,安进认为,“江淮遇到了一些困难,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从技术上讲,在卡车上使用乘用车技术也能使卡车更精致、质量更好。“这不是一件矛盾的事情。现在是时候搞好商用车,特别是轻型卡车,并认真研究乘用车了。”安进说,只要商用车的“资本”不流失,江淮就不会有危机。"取得短期效果不容易吗?"安进反问道,但安进强调江淮想要计划“更长远的事情”

“关键是生存。”

改造的想法很好,决心很大,但是江淮现在面临的困难很现实。如何打破绩效困境?江淮汽车的表现令人担忧——至少目前如此。10月14日晚,JAC的公告显示,JAC预计2019年1月至9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4亿元,同比增长7600万元,同比增长159%。

该公司表示,报告期业绩提前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通过产品结构调整和成本控制提高了盈利能力,主营业务毛利增加了7.8亿元。”此外,其投资收入也比去年增加了7700万元。安进告诉记者,江淮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

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下滑也影响了江淮的重仓电动车。自今年7月以来,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连续3个月同比下降。根据中国汽车协会的数据,今年9月,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分别完成89,000辆和80,000辆,分别比去年同期下降29.9%和34.2%。安进表示,汽车消费转向新能源汽车的总体趋势不会改变,但市场将继续下滑,因为一些“基本”问题尚未解决。

目前,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主要由国家政策驱动,其中最强有力的是补贴。在补贴的推动下,企业降低了生产成本的压力。补贴后,电动汽车和燃油汽车的价格非常接近,消费者更有可能接受它们。但是,补贴取消后,企业成本无法摊销,导致价格居高不下。此外,包括技术、电池寿命等。不能完全满足消费者的期望。安进强调,为了健康发展新能源汽车,必须告别补贴,实现断奶发展。“我坚决赞成不要政府补贴。五年后,每个人都坚持不要搞机会主义。只有到那时,我们的新能源汽车才能发光。”安进说。关于新能源汽车,安进表示,江淮威来和江淮大众将为未来业绩做出贡献。新成立的江淮大众目前是江淮最大的亏损企业。2018年,江淮大众亏损2.74亿元,占其股份的50%。江淮大众获得1.37亿元的投资回报。这一损失占JAC 2018年总损失的近五分之一。

另一方面,制造客车也很困难。安进认为,近几年江淮客车因其体积小、站台低而遭遇困难是“正常”的。“我们在制作模型,而不是平台。”安进说。从2019年开始,江淮准备“调整”并打造自己的平台。将来,全新的平台,代号为a432和x811,将会推出。

江淮汽车目前正在制造的发动机和变速器旨在打造其在传统汽车尤其是商用车上的竞争优势。下一步是实现模块化。“平台建设仍在进行中。以前,我们的小型suv并不成功,它仍然是一款车型,不会带来实质性的影响。”安进说。无论如何转型,安进认为江淮仍然需要首先提高质量,所以江淮不会简单地成为高端品牌。“顾客价值的前提是质量。转型升级的第一件事就是质量。乌托邦升级对品牌毫无用处。”安进说。

“一两个项目不可能成功。五八个好项目是成功的。关键是生存。”安进说他从未想过自己的领导能力有多强。江淮正在一步步地工作。回顾过去并不容易,展望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此外,安进认为今年是江淮的“谷底”。"今年比去年好,明年也会更好。"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已访问元本io,向[5639m9k6]查询授权信息。

快开彩票平台 极速飞艇下注 2元彩票 中国一分彩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2019年迎新生军民联欢晚会圆满举行
下一篇:有一种透彻,叫做听胡歌谈人生